重光初子,父子俩同场性侵女星张紫妍

重光初子,父子俩同场性侵女星张紫妍 虽然在五年之前,乐天还在海内遍地开花、人尽皆知,但现在这个名字已经离我们有…

重光初子,父子俩同场性侵女星张紫妍

虽然在五年之前,乐天还在海内遍地开花、人尽皆知,但现在这个名字已经离我们有一些距离,甚至连他过世的新闻,都鲜少讨论。
重光初子,父子俩同场性侵女星张紫妍
缘故原由很简单:2017年,萨德事宜中,乐天自愿转让土地为部署提供土地。

尔后,中国爆发了抵制乐天的浪潮:

很多人都以为,这种抵制是暂时的。

纽约时报2017年3月9日报道 《South Korean Stores Feel China’s Wrath as U.S. Missile System Is Deployed》

但三年事后,乐天已经亏损跨越60亿、彻底退出中国市场,100多家店面到了今年只剩下一家在苟延残喘,不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但今天要说的事情,却和萨德、和中国都没有关系——

乐天团体、家族的肮脏内斗、种种内幕,不需要牵涉更多,就已经足够好好写一篇了。

故事,要从辛格浩甩掉结发妻子最先提及。

他出生于一个通俗的家庭,到20岁时,已经和结发妻子卢顺华有了一个女儿。

妻子在家中替他孝敬父母、照顾女儿,而辛格浩决议只身迁居日本,半工半读。
重光初子,父子俩同场性侵女星张紫妍
但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一个商业奇才:在二战竣事后的1948年,他靠着与驻日美军做口香糖生意,辛格浩乐成发家,自食其力成立了乐天株式会社。

那个时刻,他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名誉,但终究只是一个在日本做生意的外国佬。

真正的转折点,是他傍上了日本政治巨头家的大小姐,重光初子。

重光初子,是重光葵的外甥女——而重光葵是什么人?

签字的这个就是重光葵

这小我私家,甲级战犯,在伪满洲国当副总理,在1945年代表日本政府签署的投降书,幕后介入甚至主导了日本的侵略。

罪不容诛,但势力确实大大的有。

更何况,在1946年被定为甲级战犯后,他仅仅三年就假释出狱,6年就甩掉了战犯身份,重新返回政界,担任外相。

他的家族代表着日本右翼势力,而辛格浩傍上了这样一位大小姐,自然也在日本站稳了身份。

26岁,辛格浩彻底甩掉了糟糠之妻,和重光初子结了婚。

怎么看湖南卫视直播直播软件的优势在于能免费看尽所有直播电视台,甚至还有回放功能,简直各种给力。难怪那么多人爱用直播软件,也难怪现在有那么多直播软件供我们使用。但是直播软件从出生开始…

他将自己更名为重光武雄——随妻姓,或者说,随妻子的家族姓。

有了妻子家族的扶持,辛格浩搭上了日本政界高层,也乘上了韩日邦交正常化的顺风船。

1967年,辛格浩带着乐天,回到了韩国生长。

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回韩国,他没带妻子,没带大儿子,却把小儿子带走了。

不要以为辛格浩带走小儿子,是对小儿子稀奇偏心。

恰恰相反!

在辛格浩回韩国的时刻,日本的企业已经如日中天,而韩国的产业还啥都没有。

而根据他的设计:日本产业留给大儿子,韩国产业留给小儿子,一碗水端平,完善!

于是,大儿子在日本生长,逐步接手父亲在日本的产业——他险些没怎么去过韩国,甚至不会说韩语。

小儿子辛东彬带回韩国,和父亲一起“自食其力”。

但妻子重光初子就算在日本,也一直在行使自己的关系,辅助在韩国的小儿子——

她坚持给小儿子打好人脉、铺好路,找好日本和韩国的关系,希望他能够腾飞。

但这和辛格浩没有什么关系,甚至让他更利便。

在韩国的生长,和他想象的一样一帆风顺:靠着款项开路、与政府千丝万缕的关系,乐天在韩国也逐步壮大起来。

三十年中,乐天先后涉足食物、旅行、物流、建设、石化等行业,从一个日本舶来的外国公司,逐步盘踞生长,一步步展成为韩国排名第五的大财团。

这时代,辛格浩也没闲着……
重光初子,父子俩同场性侵女星张紫妍
重光初子不是留在日本吗?辛格浩在韩国又找了一任相好。

他凭借着乐天的势力,在韩国举行乐天小姐选拔赛,然后把排第一的乐天小姐徐美敬直接收入囊中养在金屋,两人甚至另有了一个女儿,辛有美。

——固然,这次他一定不敢再像甩掉结发妻子一样绝不犹豫地甩掉重光初子。

徐美敬

但不是每一个“乐天小姐”,都像徐美敬一样,愿意成为笼中金丝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