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购物圈套大揭密!你还敢买吗?

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家电视购物公司事情过的林丽(假名)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电视购物的内幕。她说,那些在电视…

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家电视购物公司事情过的林丽(假名)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电视购物的内幕。她说,那些在电视购物里勉力强调宣传的商品,着实多是冒充伪劣商品。在两个月的事情中,林丽一次次地受到良心训斥,最终选择愤而脱离。

应聘

由于谈锋好被选中

林丽家在哈尔滨市,大学毕业后最先找事情。去年11月,她无意中看到该市一家商贸公司招导购员的招聘启事,便去应征。“那时以为这样的事情挺磨炼人的,我想从最下层的事情干起,让自己多学点器械,为以后的生长铺路。”林丽回忆道。和林丽一同加入该公司应聘的约有五六十人,经由面试和谈锋考试,林丽很庆幸自己成为入选的10名受聘职员之一。那时公司司理对他们说,之所以能过关是由于他们的谈锋比较好。“公司承包了电视购物节目的一个时段,一个月要宣传十多个商品,我们共有十多个导购员,都是年轻人,薪酬是底薪1000元加提成,每卖出一件商品,我们能获得20%至30%的提成。”林丽回忆道,司理还一直强调,“往后,你们就要靠这张嘴用饭了。”

培训

谁最能忽悠谁就是最好的导购

林丽上班前先接受了该公司的培训。公司司理给导购员们看该公司销售的产物,但详细功效并不是看了就能学会的。“商品我们只是看个外表,详细功效则是司剃头给我们每人一个票据,上面罗列了该项产物的壮大功效,导购员们只需要将这些功效熟记就可以了。”林丽说,在这个培训过程中,司理一直强调,“业绩业绩,不管你们说什么,怎么说,只要能把器械卖出去才叫厉害呢,谁忽悠人的手段强,谁就是最好的销售导购,就能赚到更多的钱。”几天后,林丽上岗,可是原本兴奋的她却失望了。她说,原本以为电视购物商贸公司办公地址应该在写字楼里,十分正规,可是她的事情地址却在一个住民区内,公司甚至连牌匾门脸都没有,而且隐藏在一个药店楼上,员工上下班都要经由药店,外人基本不会发现这里暗藏着一家商贸公司。

销售

主顾没买一直打电话

林丽示意,这家公司有近20部热线电话,天天电话响个一直,一旦有主顾来电咨询,这个号码便进入他们的数据库中。若是主顾顺遂地购置了产物,该条信息就会被删除。若是没有购置,该信息就会被保留下来,分配到每一个导购员手上,导购员便会一遍各处给主顾打电话。

“我们经常使用价钱优惠战略,好比这个商品售价398元,几天后我们给主顾打电话说现在这个商品促销,可以赠予一些器械;若是主顾不认同,几天后再打电话说该商品已经降到了298元,这样一些原本很喜欢这个产物的主顾可能就会动心。若是主顾照样不满意,过几天继续给主顾打电话,说现在降价力度更大了,已经降到198元了。”林丽示意,许多商品最后成交价由几百元酿成几十元,可见其中的暴利水平。

产物

398元产物成本仅2元

据林丽回忆,那时该公司销售的一个名为“戴戴瘦”的减肥产物十分火爆,最火时天天能卖出去上百个。这个“戴戴瘦”现实就是两个比指甲盖还小的磁铁,一前一后贴在耳垂上,成本也就2元钱,但销售价钱为398元,号称戴在耳朵上有个叫“胃经穴”的地方,就能马上减肥。许多女士看到广告上播放的神奇效果后异常动心,在导购员们的忽悠之下,许多主顾都购置了。然则,没多久“戴戴瘦”就引发了大规模投诉,许多人试戴后基本没有效果,纷纷要求退货,这时司理让导购员们置之度外。

林丽说,那时她接到一位女主顾投诉,说使用该产物后不仅没有减肥,而且耳朵发炎溃烂了,该女士投诉时声泪俱下。从那时起,林丽最先意识到这家公司有“问题”了。

售后

公司划定禁绝退货

去年11月,该公司鼎力推销过一种名为“爱拍客”的高清摄像机,号称比500万像素相机还清晰,能照相,能摄像,能充电,仅售498元!3天无条件退款。

林丽示意,她无意间看到过该产物,发现拍出来的器械还不如手机清晰,也不能充电,就是一次性的。厥后,一位80多岁的老人拨打电话要买一台,并提出要到该公司直接取货。司理马上让导购员和老人约在其他地方碰头。“司理从来不让我们对外说公司地址,甚至连我们每个人的姓名在电话中都不能提,只说是几号接线员。”

效果,那位老人购置后第三天便打来电话说机械坏了。林丽以为心里不安找司理讨情,效果一连换了5台都是使用两三天便坏了。最后老人要求退货,司剃头怒了,让林丽自己摒挡烂摊子。“一想到老人气忿的话语,我就异常腼腆。”

“公司天天接到的咨询电话和投诉电话险些一样多,基本上是有人打电话来买器械,几天之后就酿成投诉要退货。可是公司划定一律不给退货。”林丽说,导购员们一样平时使用的招数是,若是是1号导购员销售的商品,一旦有人投诉,就由其他导购员接听,示意1号导购员已经不在这里事情,其他导购员不认真。有时甚至将主顾的电话号码列为黑名单,要么爽性不接听,要么将电话线暂时拔掉。他们就是用这种方式一拖再拖,最后主顾拖不起了,也就不了了之了。

内幕

公司半个月换个名儿

据林丽回忆“公司一样平时销售的货物大概有几十种,一样平时情形下最热销的产物会有七八种。这些产物中许多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样平时都是通过图片或影音资料来体会。我们销售的货物也从来不放在公司,公司有专门的库房,我们只知道库房离公司很近,但从来没有去过,公司司理也不让探问。不外从销售数目上来看,库房应该比较大。

不是我方便面别泡我 那样的幸福快乐 ゛墨沫℡ 丹尼奥迪车逊 芹沢纪香 韩达商城系统 讨人喜欢魑魅 г贱女人 勤奋冲向总体目标 手机上持有人 雅克罗格 佳人独苍老 初i 戈米斯马丁斯…QQ网名

沐浴中央和有些不正规旅店的服务是五花八门,许多你听都没听过的新鲜名词,什么蚂蚁上树、地中海、双龙戏珠、高山流水、醉生梦死、梦幻指滑等等,实际上这都是女技师提供的服务。蚂蚁上树是最近关注比较多的,那么蚂 …

此外,公司平均半个月会替换一次名称,票据上的印章也几天替换一次,若是有主顾打电话投诉,他们经常称:“那家公司已经黄了,我们是新公司,不认真以前的事情。”

公司的办公地址也经常更改,林丽说,事情时间长的同事曾告诉她,一样平时情形下,一个地址会使用半年左右,然后他们就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也是电视购物商家常用的手法。

醒悟

受良心训斥愤而告退

由于天天投诉的人异常多,一些主顾受骗受骗后情绪十分激动,再受到导购员一拖再拖的戏弄,有时会在电话中说一些卤莽的骂人话。遇此情形,林丽十分痛苦。

听着身边同事和主顾之间的诅咒纠纷,林丽终于无法忍受,她受不了良心的训斥,最终选择了告退。没想到公司却以种种理由为捏词,拒绝给她支付近两个月的人为。“他们从头至尾就是骗啊,一个月下来有上百万的销售,他们赚的都是黑心钱,在这样的地方事情,不仅学不到器械,最后还会把自己毁了。”林丽痛心地说。

电视购物内幕:推销的藏品多是伪劣产物

伪劣纪念币涂上金粉银粉变身奥运金银币,经由电视购物的理财照料或销售专家唾沫横飞的先容,成本仅200元卖到了七八千元;尚有醉翁之意者,盯准老年人的钱袋子,将低价购进的珠宝首饰、金银等包装后,冠以种种名头销售给老年人……

“凭单可抽奖”圈套多奖品千元玉器是赝品

两个月前,陈女士到长岛路口的一家超市购物。当她拎着大包购物袋走出超市出口,便被周围一卖玉饰的柜台售货员拦住。销售员说她们的柜台正与超市相助搞活动,在超市购物满百元就可抽奖了。

陈女士从抽奖箱里随手摸了一张,售货员拿过来就夸陈女士手气好,一抽就中了一等奖,奖品是一只2000元的手镯和100元抵用券,可在柜台使用。

陈女士看到手镯和挂坠的标价从几百到上千,标价都挺高,加上自己不懂玉不会挑,便说想过几天再来买。没想到售货员马上伸手作势要拿回手镯:“要么就地用掉这张抵用券,要么这个玉镯我们不能送了,抵用券也不能给。”

看着千元手镯要被拿回去,陈女士心里确实有点舍不得。禁不住劝说,陈女士犹犹豫豫挑了一个挂坠,掏了1160元买下。

她兴冲冲地拿着手镯和挂坠给懂行的密友看,密友的回覆让她很受伤,“这玉镯也就几十元的货,挂饰也不是什么好玉,基本不值1160元,也就几十元”,她像被泼了冷水似的,一下没了喜悦劲儿。

万元买块名表指针都不动

王老太太听收音机时,听到某款市面价钱要十几万元的顶级手表,通过电话抢购只要一万多元。由于最近她儿子念叨要买一块手表,于是王老太太赶忙订了一块,对方没多久就送了过来。

儿子拿到手表后,发现这块一万多元的表连指针都不动。王老太太知道上了当,几回通过电话和商家相同,商家没有剖析,最后说要报警,商家才答应再送块顶级品牌手表作为赔偿。王老太太把赔偿来的手表拿给儿子看,儿子说也是冒牌货,市场价不外几百元。

捡漏奥运金币却是合金产物

李先生是个珍藏爱好者,退休后总想着行使手中的余钱给子孙留点啥。“去年奥运时,我在一家电视台消费频道上总望见一个关于奥运金币的广告。我合计他们不是骗子,再说奥运题材的金币之前我也买了几枚,于是就和对方取得联系,买了两枚纪念金币和四枚纪念银币。一共花了7800元。”

六枚纪念币买到手后,他的一位同伙拿着金币左右端详,以为金币不是真的。李先生拿着纪念币到某专业机构去判断,经检测,纪念币中金币及银币都不是真的,除了外面刷的金银粉外,内里材质都是合金材料。六枚纪念币的成本价不外200元。

业内揭底

货不实,销售专家也是托

张明是湖南娄底人,以前在电视购物里做过营业职员,他告诉记者,“在我们的产物中,可以说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冒充伪劣产物。一次一名老人在我们这选购了一套纪念币,我们的销售职员号称该套纪念币有相当大的升值空间,着实我们都知道,这套纪念币不外是某厂家生产的伪劣纪念币,基本不是金子、银子做的,只是在外表刷上了金粉和银粉。”

纸是包不住火的,骗子公司就不郁闷被抓吗?

“我们不怕消费者受骗后找上门,也不郁闷被职能部门盯住。”张明透露,警方接到类似报警后,经常陷入为难田地。“由于公司险些两个月就换一次电话,销售职员也经常换。等消费者找来,我们早就洗面革心了,警方也疲于应付。”